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外派的生活小事】(08)
【外派的生活小事】(08)
8 重逢
  「我对你的期望很深,也期待你的成长,为公司带来更多利益。」
  曾经那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也许不那么诚恳老实,但也不像现在这么的让
我寒心。
  不禁低下了头,第一次对於自己的选择觉得茫然,对人心深感失望。
  「哢~唧~」大门被打开了,阿雪带着小静缓步走入。
  「来,我帮你带着炒饭、水饺和酸辣汤,赶紧趁热吃。」
  听到阿雪说道,收拾了心情,赶紧起身接过食物,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异状。
  「辛苦你了,外面很热吧。」说完,伸手轻抚着阿雪的额头。
  「你还有工作,总不能让你两头跑吧?」
  扶着小静,三个人并肩坐下,阿雪周到的帮我盛饭倒汤,一脸盈盈笑意,幸
福满溢。
  「天气这么热,吃什么都觉得腻,喝点汤解油腻,我吩咐过不要太辣,来,
快吃。」看着她张罗完,侧身期盼地望着我。
  盛了一匙吃下「哇,挺好吃的,不过,还是输你的手艺那么一点。」撑起笑
脸讚道。
  「呵,嘴真甜。晚上就可以吃到啰,你想吃什么?」
  听到我变着法子讚美她,阿雪开心地问着我,已经乐得在想晚上的菜单了。
  「啊,别理我,你赶紧吃。小静,妈妈帮你洗脸。」牵着小静走进了浴室。
  望着两人的背影,叹着气低头吃了起来,口嚼如蜡的食物,心里涌出了一股
立刻飞回去的冲动。
  收拾完残羹菜渣,阿雪端了盘水果,在我身边坐下,抱着我的手臂问道:
  「怎么样?工作处理完了吗?要不休息一下再继续?」她红着脸,眼角偷瞄
着卧室问道。
  一星期的等待,只是让她积累了更多的欲望,并没有因为时间减少一丁半点。
  吻了下她的唇「阿雪,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面对她的期待,我必须忍
着。
  「这件事,严格说起来,是在遇见你前发生的。只是,不让你知道,对你很
不公平。」
  听着我镇重的语气,阿雪的定下了欢欣的眼神,放开我的手,对着我认真说
道:
  「嗯,你说,我听着。」
  「其实,我来这之前,应该算是有个女朋友……」
  即使有心理准备,她还是露出了慌乱的眼神,一直持续到我说完全部事由,
她眼中已泛着泪水。
  「对不起,我本来以为两个人已经完了,只是没想到,这是有原因的。」
  朝她坐了去,想牵她的手,只见她急忙退开,手拉住着小静,脸上是不曾看
过的无助。
  「我…我们并不是…呼…正常的男女关系,你不用太在意我,真的…」她背
过身对我说道。
  听她的话,知道她想偏了,直接一把拉住她,把她拽到怀里。
  「我没有要离开你的意思,只是,我想好好处理这件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脸被按在我的胸口,慌乱的神色淡了点,但仍是急着挣开,双手直推着我的
身体。
  「不行的,你有女朋友,不能辜负她。我……我只是个失婚中年妇人,怎么
能…」
  「说什么傻话?对我来说,你跟她一样重要。对我来说,你就像是妻子一样。」
  一句妻子,让她停下了挣扎。取而代之的,是她断续的啜泣声,和雨点般的
泪水。
  丧偶和年龄差距,始终是她的心病。
  轻拍着她哭泣抖动的背「我一直觉得,你在我身边,让我很安心。一直以来,
我就想要有个像这样的家,而你,给了我这样的感觉。」温柔的在她耳边说道。
  阿雪没有接话,哭泣声却是越来越大,像是受了委屈,回家被母亲温情抚慰
的小孩一样。
  就这样搂着她,直到她停止了哭泣,她仍是不肯抬起脸看我。
  「相信我,我会解决好这件事的,我向你保证。」紧抱了她一下,希望心意
能传达给她。
  「我…给我一点时间,我得好好想想,好吗?」吸着鼻子,她终於抬头看着
我说道。
  看着她红红的鼻头,伸手轻擦掉她脸颊上的泪水,闭上眼贴着额头说道:
  「对我有点信心,就像以前一样,多想想那些美好的画面,我们两人的。」
  即使天气炎热,但她的心情仍像冰凉的皮肤一样。这事太突然了,她是需要
时间好好想想。
  确认她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站在门外,目送着她和小静走进楼梯里,烦躁地
一口喝乾了啤酒。
  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拨出了一通电话,在等待的答铃声中,看着窗外天空,
不知何时堆起的厚重云层。
  在人群中缓步走入空桥,不自觉抓紧了机票,多亏了莉莎,不然这一趟肯定
是走不成的。
  在电话和网路订票皆已售罄的情况下,只能拨了电话请她帮忙,接连着几天
欠她的人情,可是越来越多了。
  将背包塞入头顶行李架,连同不安的心情一并压进心底,开始思考怎么面对
楚楚这件事。
  面朝着窗外已转阴暗的天色,感觉到身旁有人坐了下来。
  正想得出神,并没有留意来人,只是有些急躁地念叨着,飞机怎么还不快起
飞。
  终於,在飞机持续不停地晃动,和令人不舒服的压迫感中,飞机升空了,我
才有了赶上进度的感觉。
  稍稍放松心情,转头正想好好休息一下,却看到身旁一张娇俏的笑脸。
  亮红色长发束直偎在胸前,莉莎挑眉笑望着我,淡抹的红唇得意地扬着。
  「嘻,看到我一定很高兴吧。别装了,我知道,你很感动,我都知道。」
  拍了拍我的肩,在我还在为她的出现惊讶发愣时,她已经喊来了空姐,兴奋
地要了饮料。
  「你怎么能这么快?才几小时,你的证件呢?」
  「这还不简单,我妈什么朋友都有,请有办法的人帮个忙就行了,就是不能
让我妈知道。」
  「那得请多少人帮忙?你妈怎么可能不知道?欸?又要装你同学呀?」
  「哦,我跟他们说了,要帮我保守秘密,没事的,放心啦!」
  说着,边脱下黑色长筒马靴,揉着缩在椅子上的白嫩脚趾,舒服地叹了口气。
  「再说了,你上次说的很好,我妈好像对你有点印象了,再装几次不会有事
的。」
  说完往我这一靠,神神秘秘地向我眨了眨眼,低声却难掩兴奋的说道:
  「最重要的是,我没去过你们那,听说很多好吃好玩的。又刚好碰到假日,
你说,我们去哪玩好呀?」
  头疼地揉了下太阳穴,管他的,债多不愁。
  在飞机供餐后,兴奋不已的莉莎,好不容易静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松懈
后的疲惫睡意。
  「看这睡脸,就是长得有点成熟的漂亮小姑娘,怎么就这么磨人?」
  盯着略带笑意的睡脸,只擦了淡妆就急忙出门,总算有了几分学生样。若是
红发染黑,不开口说话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校园气质美女的样子。
  摇头苦笑,解开安全带站起,蹑手蹑脚的避过她,好不容易清静下来,可不
想因为上个厕所就毁了。
  看着走道两侧的乘客,大多都是阖眼休息,疲惫着脸,眉眼间却有着一股愉
悦。
  「真好,有家人等着的感觉,不知道是怎么样呢?」
  打开男厕门走进去,正想关门,一道红影闪身进来,仍是那张得意的笑容,
装睡?
  「砰!哢!」门被来人一下关上,带上门栓,凝视我的眼神,有一些不同的
感觉。
  「莉…莉莎,上厕所到对面去,这是飞机上,不要胡闹。」正经地对她说道。
  伸手按着她转过身子,就要将门栓打开,想趁着没人发现推她出去。
  她一下挣开了我的手,背靠进了我的怀里,后仰着脸,可怜兮兮地对我说:
  「我不嘛,都这么久没见面了,觉得好难受,你摸,是不是跳得很快?」
  说着,拉着我的手往她胸口上带,隔着深灰色毛呢粗织衬衣和紧身T恤,只
感觉一下一下的跳动,从温热的柔嫩乳房下,强烈地击打在我手掌心。
  深吸了口气,缓和加速的心跳「我们不是才见过面,怎么会很久呢?」在紧
贴着下身的臀部上,压抑着勃发的欲望。
  「够久了,你又老在电话里逗人家,害人家每晚都睡不着觉。」
  说完感觉到脚背上的踩踏感,才发现她赤着白净的小脚,就追进了厕所。
  满是消毒水味的厕所,嗅着她发上的香气,有点压抑不住的欲望,在她紧翘
的臀部轻浮地膨胀。
  「叩!叩!」忽然,响起的敲门声。
  指头轻轻按住了莉莎的嘴唇,静听着门外动静。
  「叩!叩!」又是两声轻敲「不好意思,里面的旅客,请问方便开个门吗?」
  听着外头客气的女声,好像是空服员的口气,莉莎眨巴着眼睛,无所谓地盯
着我瞧。
  在将她推开一点后,揣着不安的心情打开了门,见到门外的人,微笑地看着
我们道:
  「您好,厕所不够用是我们的疏失,现在女厕已经空下来,还请这位旅客移
驾过去使用。」
  听着她善意的帮我们解套,松了口气,就想把莉莎推出去。人家都给台阶下
了,别不识时务呀。
  就在手推着她出去时,她用指甲狠掐了下我的手背「嘶~」忍不住抽了口气。
  莉莎一脸无辜地走到空服员跟前,和善地握着她的手说道:
  「漂亮姐姐,我不是要上厕所。我老公那里刚动了手术,可能是搭飞机的关
系,气压不稳,刚刚…」接着就摀着嘴,在空服员耳边轻声说着,边说还发出悦
耳轻笑。
  看着空服员渐渐发红的脸,莉莎老毛病犯了似的,亲暱地贴在她身上傻笑,
只听见她补上了一句:
  「要不,漂亮姐姐你帮他换药,我可以假装没看见唷,谁叫你长得这么好看,
嘻嘻。」
  被莉莎纠缠得没办法,空服员为难地苦笑着,看来对她也是没辙。只能用对
着家中妹妹的口吻,叮咛似地说道:
  「好吧,不然,你赶紧帮他换一换,我先帮你们盯着,有人我会让他们去别
处上厕所。」
  说完转头看了下我,不好意思地别过了头,真不知道莉莎跟她说了什么?
  门栓又再次被拉上,莉莎那精灵的笑容,再次贴上我灿烂笑着。
  又踩上我脚背的赤裸双足,带着轻盈的律动,点着脚尖和同样不安份的语气
说道:
  「有人帮忙看门,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说着,便抓着我的手往她的短裤伸去,撒着娇轻声说道:
  「你摸摸,我是不是很委屈?都这么多天了,她每天都是这样的唷,连内裤
都不让我穿。」
  隔着短裤,手指感受到温热感,和裤裆缝线上的湿润,不禁低头对她说:
  「你实在太大胆了,怎么可以调戏人家?还有,你刚跟她说了什么?」
  解开了她的裤头,带着她的手,伸进了布料轻薄的短裤里。
  柔顺的阴毛擦过两人的手「唔……呵,我只说你做了包皮环切,因为尺寸比
较大,自己换药不好弄,所以要人帮忙。」感受到手指的轻抚,她享受地闭上眼,
轻启着双唇喃喃说道。
  『呜!』手指一下按进了阴唇缝里,惩罚似的在里面搅动,里面早已湿黏成
一片,几乎都能听到液体滋哩的搅动声。
  「太调皮了,你看,她现在看见我就脸红。」
  并没有理我,莉莎只是享受着这久违的舒适,与自己揉弄不同,有种被侵犯
的刺激感觉。
  『呜…好喜欢…你每次碰我…都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我喜欢…』
  听着她愉悦的讚叹,只得将她的裤子拉下,揉着柔嫩氾滥的小穴,还有那随
着喘息,缓缓开合的小菊花口。
  经过上次的经验,莉莎顺从地翘起臀部迎进了我的手指,沾了爱液的手指,
轻易就滑了进去。肉壁不由分说地围了上来,保护着腔肠般紧覆着手指,又或者
说是享受着异物带来的轻柔挤压感。感觉到有透明的汁液不断被挤出,沾满了手
指,让手指往更深处探去。
  『哥哥…再深一点…像上次一样…我要…拜託…』
  已经到手指根部了,听到她不满足的娇嗔请求,变着法子再伸进了一根。两
根手指缓缓突进,再带着润滑液体拔出,每一次进出,都能听到莉莎急促的吸气
声。另一只手对着阴蒂按了一下,她颤抖着,忍不住娇喊了一声。
  「叩!叩!」门外的空服员敲了敲门,担心地小说问道:
  「你们怎么了?要不要紧,是不是出问题了?」
  「没…没事…就是…药滴在衣服上了…姐姐…没事…」
  在手指仍轻按着敏感处,莉莎红着脸断续回着话,臀部配合地前后摆动,在
厕所里制造出不停的滋哩汁液沾黏声。说完忍不住抬起脸,喘着气微张着唇,索
吻似的轻吐着粉红的小舌头。
  脸贴近她吐着香热气息的嘴唇,就是不吻上,淡淡笑着说道:
  「我下面刚开完刀,你不是说要帮我擦药,怎么办?」
  『嗯……那…你先亲人家…等等…我帮你擦…』
  说着,趁我不注意,就主动吻了上来。炙热气息也点燃了我的欲火,吸吮着
她香甜的唾液,热烈的回应着她。小蛇一样舌头钻来钻进,和主人一样不安份地
到处舔弄,好不容易含住了她湿滑的舌头,用力地吸着。像是被掐住了要害,她
颤抖地急促喘着气,浑身发软地瘫在我身上。
  肛门内的肉壁,在她近乎瘫痪时,紧紧地裹住了手指,挣脱不了只能带着插
拔,她软倒的身体,便在这一下一下硬插硬拔中,不断地颤抖抽搐。被含着舌头
的嘴唇,只能模糊地呜嚥着。在她身体一次强烈的紧绷中,松拔开了双唇和手指,
只是轻搂着她,让她感受仍持续着的冲击。
  睁开了迷濛的双眼「好像,上瘾了。」莉莎喘着气,轻声叹道。
  捏了捏她潮红的脸蛋「那就赶紧交个男朋友。」我这边再多一个,世界就真
的要毁灭了。
  将她按下,手指按摸着她柔嫩的嘴唇「该擦药了,说到做到才是好孩子。」
拨开她的发辫,柔声说道。
  拉下我的裤子,她抬头委屈地说道:
  「可是我妈只认识你呀。况且,我又不是要交男朋友。」十足孩子神情,大
人似的语气。
  「哎,那不是一样吗?」
  哄孩子似的拍了拍她的头,将肿胀的阴茎,缓缓塞入她顽抗而紧闭的嘴唇里。
  『呜唔…』
  只肯含着龟头,却不让阴茎再进分毫,仰起脸不死心地看着我,两人就这样
僵持着。
  「不交男朋友?那你想要什么?」没办法,哄着她问道。
  「就…你常常陪我就行了,像上次那样。」别开了脸,咬着唇期待地对我说
道。
  「你忘了,我有女朋友,没办法常去你那的。」
  「没关系的,只要你答应就行了,本小姐自然有办法。」
  以为我妥协了,她喜孜孜地笑弯了眼,双手交握着阴茎,自顾自地开心揉了
起来。
  「我没有…唔…」
  本来想说的话,被她手指一用力掐住马眼,生生地堵回了嘴里,好熟悉的感
觉…
  「每天只是讲电话,我都快憋坏了,你怎么赔偿我精神和肉体的损失?」
  『啊~唔~』一口乾脆地含住了阴茎,为我们的谈话划下了句点。
  似乎做了功课,她含住时,湿滑舌尖舔着最敏感的部位,嘴里也没闲着,一
阵阵吸啜声响起。在我正想集中注意力时,莉莎又一口深吞进了阴茎,由点至面
的快感冲击,让我不禁靠向后面的舱壁。低头看着莉莎,介於女孩和女人之间,
却同时散发着任性稚气与性感妩媚。
  正好与她抬起的娇媚双眼对视,那眼神似乎说着:
  『怎么样?你以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即使不甘心,但是在她快速的吞吐中,那股直冲脑门的快感,不听话地疾速
狂飙。放下不甘,咬着牙摆动起下半身,配合的在她嘴里抽插。被硬挺的阴茎抽
插,小嘴有些跟不上,她喘不过气的咳了几声,皱眉瞪了我一眼。并没有在意这
些,只想专心地在她嘴巴深处寻求快感,反客为主地压着她的头,一门心思地感
受喉咙深处的温度和紧实。
  『啊~』最后,在压抑不住射精欲望下,故意拔出了阴茎,将精液射在她的
脸上。
  『呜…』皱着脸,她没有被射在脸上的经验,只是苦着脸受着。
  拿着纸巾,帮她擦拭着脸,看她气鼓鼓的脸,忍不住嗤声一笑。
  「呵,只能你欺负别人,不能别人作弄你呀?小气巴拉,还千金大小姐呢。」
  「对呀,你不晓得千金小姐守则吗?欺负别人是天职,作弄别人是义务,胆
敢违抗者,务求欺负作弄到死。你呢?就得被本小姐欺负作弄到死。」
  说完,一口将未收拾乾净的阴茎吞下,使劲地狠吸了一口。我仍在回气的敏
感部位,哪受得了这一吸,忍不住剧烈地抽动了一下。
  厕所门打开,我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低声说了谢谢,快步往座位那走去。
  「姐姐,谢谢你。」
  莉莎对着美女,似乎有着天生的喜爱,说完就贴在空服员身上,撒娇道谢。
  「帮忙乘客是应该的,咦?你嘴边是什么?」
  说完,手指便将莉莎唇边一小滴白色液体,捻到眼前观看。
  莉莎突然一口就含住空服员的手,将白色液体啜回口中,欲盖弥彰地装笑道:
  「在机场吃了蛋糕,大概是奶油,不好意思,嘻嘻。」
  「哦…那就没事了,快回去坐好吧,飞机快降落了。」
  东西被莉莎突兀含了去,只得两指搓了搓,似乎对於那液体的黏滑触感很好
奇。
  「好,姐姐谢谢你。」
  说完,突然又亲了下空服员的嘴,在空服员还惊讶发愣中,踏着愉快地步伐
走了。调戏美女似乎一直是她喜欢做的事。
  「奇怪,奶油的味道是这样吗?」空服员舔着嘴唇,疑惑地说道。
  步出了机场,望着阴郁暗沉的天空,令人怀念的,碰上假日就湿淋淋的城市。
  两人搭了计程车,直奔楚楚家。
  「莉莎,天气不太好,要不你先找间饭店,我谈好事情再去找你?」
  形势不明的情况下,带着莉莎这颗不时就自爆的炸弹,风险太大了。
  「反正我也没事,说不定还能遇上好玩的事呢。」
  看着窗外从未见过的都市建筑,她好奇的到处打量着。
  没办法了「好吧,但是我先跟你说,这次是比较严肃的事,你不要随便开口,
好吗?」既然挡不了,打个预防针还是要的。
  「放心,我会守口如瓶的。」又乱用成语,说着还笑着在嘴边,做着拉拉炼
的动作。
  一路盘算着,该怎么开口跟楚楚说,又怎么介绍身边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美
少女。
  「哇,好香呀,我肚子又饿了,我们去吃饭吧。」莉莎拉着我兴奋喊道。
  刚走下计程车,两人站在热炒店前,看着排着队的人朝,生意还是一如既往
的好。人流涌动在店门口,一长串在街道侧边,等待着入座的同时,开心地商量
着要吃点什么?又或是讨论着饭后要去哪逛,叽叽喳喳人声鼎沸,与热炒店中的
蒸腾热气相互较劲喧嚣。
  正想着怎么打招呼,莉莎已经忘了我的交待,拉着我就往柜台跑去。
  「莉莎,不能这样,要排队的…」
  拉住她的同时,楚叔叔已经看见我了。
  「哦,是你呀。小云还没回来,里面有张桌子,那位置刚好空下,你们先坐
那。」
  他还是一样,尽表面部曲线有点可怕,但口气依旧认真、诚恳。
  打量着楚叔叔,想从他脸上看看这里有没有变化,莉莎已点了菜,拿着啤酒
回来,吆喝着要我陪她喝酒。
  「小傑哥,这老闆是你熟人吗?好壮喔他。这些菜看起来都好好吃喔,我口
水都快流出来了。」
  望着邻桌刚端上桌的菜,莉莎吞着口水,一副贪吃鬼的模样。
  「还大小姐呢,就你家那会所,随便一道菜都比这里贵十倍,回去吃不是更
好吗?」
  「那怎么能一样?光是气氛就输惨了,我就喜欢在这种地方吃饭,还有跟喜
欢的人和朋友。」
  说着,端起酒杯,开心地碰了下我的酒杯,喜孜孜的慢慢喝光了酒。
  正当我也感受到她愉快的心情,端起酒杯,想解解这一路急忙赶回的疲惫,
身侧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申…申同学,你怎么回来了?」
  楚楚拍着身上的水滴,惊讶地说道。我这才发现店外已下起细雨。两人无语
的对望着。
  坐我身旁,楚楚贴心地帮我夹着菜,边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眼莉莎,却也不问,
只是看着我。
  「楚楚,她是我朋友,莉莎。我今天能赶回来,还是她帮忙的。她顺道来我
们这玩。」
  「莉莎,这是我…女朋友,楚云栖。你可以喊她楚楚姐姐,别光顾吃了…打
招呼。」
  听到我的介绍,在楚楚还为女朋友三个字脸红时,莉莎抬起脸,笑瞇瞇地向
楚楚问好:
  「楚楚姐也是美人呢,你家的菜太好吃了,有没有兴趣到我家,帮我做饭?
待遇从优喔。」
  谁知道她打什么鬼主意?直接将楚楚的注意力拉回来,直接就问道:
  「你说的事,我下午都看了。既然他们心怀不轨,要不你乾脆辞职吧。」
  认真听我说着,楚楚也是脸神凝重地点了点头,接着我的话说道:
  「在你走后,我就有这个打算了,只是不想太仓促行事,免得让他们联想到
你,把气出在你身上。」
  听着她仍委身待着,只是不想牵连到我。感动地按着她的手说道:
  「没关系的,我最近刚好遇到一些机会,你直接走不会影响到我的。」
  趁这个机会,便将这半个月的事,大略的跟她说了一遍。
  「那就好,只是,这样我们还是分隔两地…算了,总比现在的状况好多了,
是吧。」
  楚楚解脱似的对我说着,端起我的酒杯,递到我面前,脸上的笑容还是跟以
前一样。
  「我们好久没一起喝了,今天在我家,喝醉也没关系喔。」
  说完贼贼地一笑,在我手臂上搥了一下。我哪能不明白,只是尴尬地笑着。
  「分隔两地?那算什么问题?我都说了,到我家就好了。」吃饱的莉莎,满
足地对我俩说道。
  听到莉莎的话,我突然想到,这也许真的是个办法。
  「莉莎,你家会所不适合楚楚的,再者要她跟我过去,那太自私了。」
  「谁说我家只有会所的,你以为维持会所运作,不需要相关企业在外面帮衬
吗?」
  「等等,你们俩在说什么?什么会所?申,自私指的又是什么?」
  「楚楚姐,小傑哥想带你走唷,有没有很开心呀?愉快的私奔哦,嘻嘻。」
  「什么私奔,少胡说了。我们要走也是光明正大,楚楚,对不对?」
  「哢!」菜盘碰在桌上的声响。一个身影,将炒得红油发亮的虾子端放在桌
上。
  三人仰头望着魁梧的身影,那低头看着楚楚的男人,脸上满是不解,私奔?
走?
  「爸,我们只是在讨论要去哪玩?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很好玩喔!」
  楚叔叔一脸没兴趣地摇头走人,楚楚很清楚自己老爸的喜好,直接用玩就把
他赶走。
  「楚楚姐,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家可是正派经营,不会亏待你的。」
  难得见到莉莎正经的模样,我反而有些担心,想起她在飞机上调戏空姐的嚣
张模样。
  「让我想想,太突然了。申,你觉得呢?我…」
  话没说完,店外突然的一阵哄乱吵闹。
  三人望去,只见几人醉酒红着脸扭打在一起,周围友人又是劝架又是拉扯,
眼见局面一发不可收拾,在雨中桌椅碗筷散落一地。四周行人急忙避开,不想被
卷到这场纷争之中,连楚叔叔都下场帮忙,只是帮了这边,那边又打起来,此起
彼落好不热闹。
  「哇,有好戏看,哈哈。」
  莉莎看到有热闹瞧,没来得及拉住她,一下就让她钻进人群里。两人只得呆
在原地,连原本的话题都忘了继续。
  「申!」
  突然,楚楚想到什么似的,笑着拉了我,就往店后的储藏室跑。在没有开灯
的储藏室,楚楚将我推进墙角阴暗处。没来得及反应,她已经吻了上来,吻得炙
热急切。抱着我的头,粗喘着气的身体,想溶进我身体似的扭动,这些日子的苦
闷忍受,她的确需要一些明确的安抚和宽慰。
  『唔…呼呜…』她急促地喘着气,唇都舍不得离开,只肯在我口中换着气。
  很开心,她并没有因为处境艰难而放弃,我感动地回应她的热情。手在她身
上揉动,那让我想念,在我胸口蹭着的坚挺小巧美乳,灵活湿润的火热唇舌。在
外面投射进来的光亮中,欲火从她灼热的视线传递了过来。
  这视线?我想到了阿雪,她不也总是这样看着自己吗?
  「怎么了?」
  感受到我的抚摸停下,她体贴的轻按着我的脸,关心地盯着我瞧。
  「楚楚,我这趟回来,还有件事要跟你说。」
  狭小的空间,只有楚楚的喘气声音,我紧张地吞着口水,回想着一路过来,
不断思索的说词。只是真正面对她,忽然觉得那些话全都是藉口,怎么让自己说
得出口呢?
  看着我为难的样子,楚楚的神情逐渐冷静下来,看我闪避她的视线,有点明
白地说道:
  「你在那边有女人了?」
  说完,退开了一步,双手抱着胸,一脸不解地望着我。
  「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只是,你说的也没错…」
  怕她直接跑开,在说话时,一把又将她拉近,只是已不敢将她拥进怀里。
  「不完全是?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知道你有时会犹豫不决,可我不觉得,
你是那种色大胆小的蹩三。」
  见她并没有像阿雪一样失去理智,只是声调中已经带着冷漠,不禁令我比面
对阿雪时还紧张。我相信只要说错一句话,她走得会比来时更乾脆百倍千倍。
  「我本来以为,你…已经放弃我了,所以,在那边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当然是女人,如果是男人,我倒是愿意和他一起共享,哼。」
  听到她冷淡的调侃,我只能说下去,希望能在这场风暴间隙中,找到一丝挽
回的余地。
  「她叫阿雪,已经是孩子的妈了。她听到你的事后,直接说愿意退出。」
  「所以你才屁颠着跑回来找我,只因为你的女人说她愿意退出?」
  「不是的,我不想对不起你们俩,如果你不愿意,我会离开你们俩,没有所
谓择一,只是……圆满或全无……」
  「圆满?真会说呀你……唉,我知道这事也不能怪你,毕竟…嗯?」
  「啪~~」
  楚楚在我脸上就是一巴掌,打得我莫名其妙。
  「这时候还敢吃我豆腐,你有没有搞清…咦?你的手都在,那我腰上的…」
  她转头一看,只见莉莎在她身后,双手抱着她的腰笑道:
  「楚楚姐,干嘛这么生气呀?彆气了,小傑哥笨死了,老是惹别人生气,生
他的气对你没好处的。」
  被少根筋的傢伙说笨,这委屈跟谁说去呀?
  「莉莎别乱说,我们在说正经事,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吗?况且你又不晓得
我们的问题?」
  「当然记得呀,不要随便开口嘛。我现在可是很~认~真~的开口喔。」
  看莉莎抓我的语病胡诌,想着乾脆先赶她出去。只听到她真的认真的开始说
道:
  「再说了,你们刚进来时,我就跟进来了,所以你们的事,我都听见了唷。」
  想着刚刚两人亲热的画面,被她抱着的楚楚不禁脸上一红,捏了腰上的手臂
一把。
  「哎唷,楚楚姐,会痛耶。接下去我要说的都是认真的,咳~」清了喉咙一
声。
  「我妈妈说,当你面对很多很多的敌人时,其实不需要一个一个去面对。其
实你自己很清楚,你的敌人并没有这么多,只要在这些对手中,挑出那个,造成
你与其他人敌对的麻烦,灭了他就行了。你俩说,让状况变这么糟的,到底是谁
呀?」
  两人听得愣住,理的确是这理,但是,问题好像不完全是这样呀?
  「莉莎,楚楚姐知道你说的,只是男女问题不是一刀划开,就能完全解决的。」
  「我知道呀,所以我才只缠着小傑哥,但没有要当他女朋友呀。」
  看着楚楚狠瞪了我一眼,不禁在心里惨叫了一声「莉莎,不要再补刀了呀。」
  「但是我也知道,我缠着他是为了什么?是因为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
  「而且,他跟那些整天垂涎我身体的男人不一样,他能真诚地关心我,愿意
认真地回应我的付出和想法。楚楚姐,你希望陪你一辈子的男人,不就是希望他
这样对你吗?」
  「是没错,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肯跟过来吗?因为我不想小傑哥有困难时,
扔下他一个人面对。」
  「他碰上的麻烦,说到底就不是他造成的,为什么他必须要承受责难。楚楚
姐,你不觉得这样,对他很不公平吗?,立场对调,你愿意伤害两个喜欢自己的
人中,任何一个人吗?」
  「……」
  「好了,莉莎别说了,楚楚有资格生气。这件事除了她,其他人都没资格说
话。」
  「哦,小傑哥你好偏心喔,我会哭喔。楚楚姐,你看他啦。」
  说完,抱着楚楚的手又紧了几分,只是那玩笑似的语气,逗得无话可说的楚
楚,也不禁拍了拍她的手,笑了出来。
  「莉莎,楚楚姐知道了,只是你小傑哥说的不对,这件事不是我说了算,还
有另一个人有资格。」